Chinese Converter > Convertidor Chino > 12000 Imágenes Chinas Más Recientes

16 de marzo del 2003
16 de marzo del 2003
月亮出现在灰色的云层后面
月亮出现在灰色的云层后面
月亮出现在灰色的云层后面
弗兰德斯牧牛犬
黄少天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寿司的形状。 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 他翻过身就可以看到坐在另一张床上专心玩手机的周泽楷,对方垂着头,神色专注,唇角抿着带点笑意,不知道在玩什么。 不公平!我也想玩手机啊!! 喻文州和其他人一起出去之前特意把他的pad带到自己的房间里锁上,把他的手机交给周泽楷,还特意留下了全队最安静、最不容易被黄少天撩着说话的周泽楷陪他,美其名曰“少天你要好好养病,多睡觉多喝水,不要玩手机。小周你看着他点,有事情给我发短信。” 队长,你真是亲队长啊。 所以现在他只能看着周泽楷沉浸在电子产品的世界里,自己躺在被子里当寿司卷里面那根黄瓜条。 或许是他翻身的动静太大,周泽楷很快放下手机看过来,稍微侧过点头,脸上还带着点没有褪去的笑容:“嗯?” ……这大概是个疑问吧。 “没事。”黄少天悻悻道。 周泽楷点了点头,然后从床上下去,到饮水机那边接了杯热水。又拿过来,蹲在他身前仰着头看他,双手握着杯子。 “喝水。” 联盟第一脸这么说。 黄少天呼吸短暂的停了一下,反应过来才回答:“我不渴。” “要润喉。”周泽楷坚持道,水杯送到了他嘴边,似乎要顺势喂下去。 “哎哎哎我自己来自己来……你来非得洒了不可。” 最后黄少天败退,接过杯子随便喝了一口,就放到床头柜上,重新缩回被窝里。 但他实在是闲不住:周泽楷又坐回去拿起手机,这令他感到十分不快。两个人在一块,特别是一个人没拿手机的时候,你也不应该玩手机啊知道吗少年! 越这么想他就越想逗周泽楷说话。联盟枪王出了名的沉默寡言,但是本剑圣是知难而退的人吗?当然不是!越有挑战性的任务越有趣,逗张佳乐或者苏沐橙方锐当然有意思,但是撬开枪王的嘴,让他说点什么,总觉得会更有意思。 他既然打定主意要他说话,干脆就一口气来个任务量大的,同时考核情节语言人物的—— “周泽楷,我想听故事。”黄少天翻过去,说。 “呃……”周泽楷果然睁大了眼睛,露出了十分纠结的表情。 “同队爱呢周泽楷,你看今天训练的时候我为了救你可是去砍我们队长了啊。听听,蓝雨的剑往蓝雨基石身上插,多么丧心病狂。我还生病了,带着病陪你训练,你连给我讲个故事都不讲,我好伤心啊。”黄少天说的惨烈,但表情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的伤心,只有促狭的笑意。 周泽楷委屈的心想今天训练的时候和你打配合,一枪穿云的子弹也没少往一叶之秋身上招呼呀,拿这个说话多没意思。 看他满脸为难的不说话,黄少天更起劲了,干脆撑起半个身子:“来讲来讲来讲,我跟你说,现在江波涛不在,可没人给你在采访现场救场了。出国以后更要注意形象除了脸话也得要好好说才对。多说多练啊,都是轮回把你惯得越来越不爱说了。啧啧啧,好好一个小帅哥,不能说话外国友人记者们多伤心。” 当了这么多年反义词,周泽楷大概是第一次被黄少天当面表扬,还是表扬外貌,早就羞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双手放在膝盖上尴尬的绞着手指,头几乎要垂到膝盖上,从黄少天的角度还能看到刘海阴影所挡住的、烧的通红的脸。 “讲不讲?讲不讲?恩?”黄少天趁热打铁,“你不讲我要睡不着了。” “……”周泽楷张了张嘴,眼神游离,犹豫了将近半分钟,才吐出一个轻不可闻的“好”。 “这才对嘛!乖乖听话啊,前辈不会害你的。”黄少天见他答应了,十分满意的拍拍手,“开始吧?” 睡前故事大会正式开始,主讲人周泽楷,嘉宾点评观众都是黄少天。一个星光熠熠,闪瞎联盟的搭配。 “从前……”周泽楷尽力的组织着语言,“有一片……森林。” “森林好啊。”黄少天在旁边名为点评实则插嘴扰乱他思路,“适合小红帽,大灰狼,白雪公主,南瓜女巫等等人物出场。听起来就特别童话风,没想到你喜欢这一种,继续继续。” 周泽楷努力回想自己刚刚想说什么:“……呃,有一个人,在路上走。他是一个……嗯,……” “这个人是主角吧?主角的职业一定要帅气,要拉风,要高大上。” “……神枪手。”周泽楷说。 黄少天严肃的维护自己职业的尊严:“剑客。用剑比较帅气,不是前辈欺负你,你想想童话里用剑的都是什么?都是王子国王骑士之类的角色。用枪的都是猎人、龙套、路人甲、幸运E,对吧对吧?热兵器的不要在童话里玩啦。听前辈的剑客没错” 周泽楷谴责的看着他,黄少天不为所动,对视一会之后周泽楷还是迫于黄少天的淫威败下阵来:“……是剑客。他去……嗯……” 周泽楷托着下巴陷入了思考。 黄少天等了足足三分钟,对面的人仍然维持着安静的美男子的姿态。 “就去打魔王吧。”他实在是忍不住了,提议道。 周泽楷点点头,露出一个有点不好意思的笑容,空气里砰砰砰绽开几朵粉红色的小花:“好。” “别好啊,是你给我讲,怎么变成我给你讲了……”黄少天不满,“大魔王叫什么?好,我想到了,就叫大魔王君莫笑。” 周泽楷愣了愣,然后迅速转过脸无声的笑起来。 黄少天对自己的设定特别满意:“这个大魔王君莫笑,在这片森林里出了名的无耻,特别的无耻。他不仅抽烟破坏环境,他还到处抢别人的东西,而且他还——” “虚胖。”周泽楷飞快的抢答。 黄少天笑的直咳嗽,好不容易才停下来。然后用发现了新大陆的眼神看着他,赞赏的点点头:“挺上道啊,不错不错。” 传闻是天敌的剑圣和枪王很快在吐槽叶领队这件事情的立场上达成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一致,气氛很快融洽起来,双方握手言和,交谈甚欢。 “打魔王是为什么呢?”黄少天兴致勃勃的提问。 “嗯……救公主。”周泽楷的回答也比刚才要快了一些。 “没创意,太没创意了。”黄少天前辈说,但眼神一转很快就表露了他来自蓝雨庙的本质,“不过我喜欢。就这样吧,救公主,公主叫什么呢。” 周泽楷侧过头想了想,说:“索克萨尔?” “我去!”黄少天拍床,被褥被他拍的啪啪直响,“你小子别趁机埋汰我们队长啊!!再说职业也不合适啊!你见过当术士的公主吗!这哪是公主啊这是公主的后妈吧!……算了就普通点,沐雨橙风吧。” “帮凶。”周泽楷指出。 队长他说的好有道理我居然无法反驳。 “那……”黄少天思考了一下,不怀好意的提议,“一枪穿云。” “是神枪。”周泽楷飞快的回答,然后用“刚刚是你说的要职业合适”的无辜正直表情认真地盯着黄少天看。 ……这个你倒是学的很快哦? 一时间两个人都陷入了深思,思索着究竟什么样的职业和名字适合这个公主的角色。经过一番掂量之后,周泽楷队长决定卖队友:“笑歌自若。” “不错不错,这个好,要是守护天使就更好了。”黄少天副队长很高兴的跟着一起卖队友,“灵魂语者,哎呀,不好不好。灵魂语者听起来像个算命的女巫一样,唔……不对,王不留行才是正儿八经的女巫,哈哈哈哈哈哈。” 他讲笑话把自己笑到了。 “索克萨尔,王不留行,”周泽楷的声音轻柔而模糊,“可以一起。” 黄少天想表扬一下周泽楷的脑洞。他笑够了之后抬头刚要说话,就看见周泽楷像是被他传染了一样,眼角眉梢也挂上了笑意。红润的唇抿起,明明白白的绽开一个笑容,阳光从他背后照进房间来,顺着枪王的轮廓勾出一条金色的线,像是要把他融化在光晕里。 黄少天顿了一下,刚刚想好的剧情忘光了。 当然随机应变这种事情难不倒以把握时机之稳准狠享誉联盟的剑圣,他特别严肃的清了清嗓子,看起来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往下说:“好吧,我们的故事里有了两个巫师。为了区分他们我觉得要有一个善良的巫师和一个邪恶的坏女巫。” 周泽楷表示同意:“好的那个,王——” 黄少天义正词严的打断他:“周泽楷同志,你怎么突然又不开窍了呢。王不留行当然是恶毒的女巫了,善良的法师嘛就叫索克萨尔吧。” 周泽楷睁大了眼睛,湿漉漉的黑眼睛像是能眨出水光来,表情从惊异转到无辜和困惑。 “呃,这个,术士……不好吧……” 他的表情比他说的话可能还好懂一点。黄少天思索了一下,觉得他大概是想表达“索克萨尔不是术士吗怎么看怎么都是反派吧”的意思,于是理所当然的解答:“我们队长虽然用的是术士但是他人那么好,怎么可能当的了坏人呢你说是吧?前几天你晕车的时候是不是队长照顾你的!你还好意思让他当坏人吗,好意思吗好意思吗!” ……可是王杰希前辈也给了我好多晕车药啊。 周泽楷为难的看着他。 黄少天生生从他眼神里读出了“前辈们都是好人,选择好为难”的意思。 黄少天道:“行了行了再纠结也纠结不出结果,就听我的吧。反正这个故事又不会流传出去,就算流传出去,谁有疑问叫他们找我好啦?” 周泽楷勉强的点了点头。 ——靠啊!有什么好勉强的哦!我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 故事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虽然黄少天翻来覆去的强调是要周泽楷给他讲故事,然而他们的固有属性还是让他美好的愿望一路跑偏。往往是周泽楷在黄少天抛出的种种问题之下苦思冥想好久,才惜字如金的给出几个关键词;而黄少天根据他的词汇短语模拟补全这一部分的剧情,再重新提出下一段的问题。 在这样循环往复的提问与回答里,他们的剑客主角翻山越岭,穿越森林沼泽;从善良的巫师索克萨尔那里得到了三个预言,又从王城里杂货商人生灵灭手里拿到了武器;终于抵达了高山上的君莫笑大魔王的城堡,面对着女巫王不留行,准备打败女巫和魔王,救出公主笑歌自若。 快到了故事的高潮,黄少天却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诶等等我发现这故事里没你啊,这神闪避的,周泽楷你小子挺精啊?还好本剑圣大大目光如炬发现了你的问题。快点快点,下场来玩,你觉得你的一枪穿云是什么角色比较好呢?森林猎人?公主卫队队长?就是那种经常被炮灰掉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不然这样吧男神教教主,怎么样?是不是特别符合现实?……喂,说说你想法嘛。” 但是他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周泽楷的回答。 “周泽楷?”他叫了一下枪王的名字,结果对方毫无反应: 周泽楷靠着床头睡着了。 黄少天哭笑不得,反正对方也听不见,连珠炮一般的嘀嘀咕咕连轰过去:“你这什么看护啊,看着看着自己先睡着了。这要是请来的陪护要扣工资啊扣工资!算了看在你无偿的份上就换成PK吧,周泽楷你听见了吗,罚你起来之后和我PK!” 周泽楷的头又顺着靠垫往下滑了一点,刘海散下来挡住眼睛。 病患黄少天盯着他侧脸和靠垫相接处的那一处线条看了一会,想了想,还是离开温暖的被窝站起来,走过去把周泽楷放平。然后给他拉上被子,这才回到自己的床上躺好。 “想不想听完这个故事啊周泽楷?” 他对着已经沉沉睡去的人问。 “最后,索克萨尔的三个预言当然都实现啦。我们的剑客打败了大魔王,救出了公主,得到了国王的奖赏被居民夹道欢迎凯旋而归……真是所有的童话都会有的结局啊……唔,等等,总觉得还差点什么。” 他伸手比划了一下,在空中画了个圈,把周泽楷的脸圈在里面。 “最后的最后,他找到了他爱的人,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啦。“ 完。 今后也会好好的舔爱着小周和黄少~
Zhōngguó rén de shùzì
Zhōngguó rén de shùzì
你好 你有几个人 四或者五 七七八八 二十三个星期天一月九号是六天大小多少一共多少集 你要三百多少人干嘛 妈妈在做什么大小不一 不三不四年月日人们在上班下班中午吃饭
你好 你有几个人 四或者五 七七八八 二十三个星期天一月九号是六天
Karen Delgado Morales
不要让 鳄梨 保持你的盘子关闭!
不要踢狗, 他们是朋友
如果你拒绝, 牢牢抓住螃蟹的位置。
全身保护你的提示 靠在他身上45º。
不要失去风格。 保持冷静。
继续接受提示。 优雅地说: 小指上升
找到最近的工作 到你的家,办公室 或地铁站
找到最近的工作 到你的家,办公室 或地铁站
找到最近的工作 到你的家,办公室 或地铁站
不要排出鳄梨酱 保持你的盘子关闭
不要踢狗, 他们是你的朋友
如果您不情愿, 请将其牢牢固定在螃蟹位置
如果您不情愿,请将其牢牢固定在螃蟹位置
全身保护你的提示 弯下腰来
不要失去风格。 保持冷静
继续接受提示。 优雅地说: 小指上升
找到最近的工作 到你的家,办公室 或地铁站。
找到最近的工作 到你的家,办公室 或地铁站。
找到最近的工作 到你的家,办公室 或地铁站。







Copyright © 2012-2018 Shudian Ltd.|Privacy Policy & Terms of Use|Contact us - All rights reserved.